Day0

前晚和 $Dave$讨论了一晚上要复习什么,但一到机房,发现大家都在颓gratic.io,于是被逼无奈只有跟着一起颓废,到了晚上才算有点作为,打了个 $dsu\ on \ tree$就跑路了,跑路前奶道“明天一定考树论”(flag*1)

Day1

由于今天要考试了加上机房没什么人的缘故便没怎么颓废,复习了一下 $manacher$和矩乘优化dp,中午看了下 $pj$的题, $T1$居然不是 $SB$模拟,我于是又奶道“既然pj都不考模拟了,你tg能给爷来个模拟?”(flag*2)

下午在坐车去的路上,又奶道“今天的dp一定是和字符串或矩阵有关,并且要么是(AC自动机/子序列自动机)优化,要么就是矩乘优化”(flag*3)

不一会儿,到了神大,进了考场,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sto 破壁人五号 orz),但没多聊,只是打了个招呼

发现我左右两边都是本校的人(sto yl orz)

接下来进入正题,考试进行时

开局看 $T1$,看到题面给nm一堆数字就暗叹大事不好,等到看完我nm当场就开始问候出题人,但没有办法,还是硬着头皮调。

调了差不多40min写完了,发现第二个样例过不去,大惊失色,重看了一遍题面,才发现没看到题面中写了“1582年前只要是4的倍数都是闰年”,改了之后就过了大样例,此时大概过了1h,旁边的yl仍然在调 $T1$

接下来看 $T2$,发现是个 $SB$题,没去多想,写完就跑,没特判(k=64,n=0),而且貌似还有点小问题,大概会挂个10pts

接下来看 $T3$,一看就有一种数据结构的气息但是题面又说了这是个 $DAG$,于是就只好先打了个拓扑,想了一会儿没什么思路就先去看 $T4$了

再看 $T4$,秒想一个思路,感觉上很对,于是开始码,此时有几个很 $SB$的地方不得不说一下

1、我维护所有蛇的情况用的是priority_queue。这是个很 $SB$的事情,因为不仅要用两个维护的堆还要再开两个删除堆,常数大,难写,难调,还不如直接 $multiset$

2、我没过大样例之后没有意识到做法正确性的错误,而是选择继续调这份代码(因为答案只多了1),此时我应该打个暴力去检验下这个做法的正确性,这个时候就又浪费了很多时间

就这样一直到考试结束前1h左右,我才开 $T3$

因为此时比较急,没有去想正解,看了下部分分,发现有70pts是送,于是开始码,但是没打完,只打完了50pts就只剩10min了

最后还有个很精彩的地方

在考试结束只剩1min的时候,我看了下我 $T2$是printf("%ull"),由于我没有用 $NOI\ Linux$所以我并不知道这玩意儿会不会 $CE$遂大惊失色,用尽这辈子单身的手速打了一个快写(还不知道错了没有),改完后差不多就交卷了

出来一问才发现 $T4$大家都是有些答案多了1才意识到这个做法可能本质上是错的,还有好多神仙把 $T3$做出来了感觉非常可惜没去多想

这场 $CSP$就nm离谱,没有dp,没有树论

总结:给学校丢脸了,给老师丢脸了,给父母丢脸了,给我丢脸了

总是辜负朋友的期望,或许这才是我吧

AFO

UPD on 2020/11/17

这个 $T1$数据属实吓傻我了,4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