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fboy 的博客

Acfboy 的博客

我们都是阴沟里的虫子,但总有人会仰望星空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posted on 2020-11-14 05:56:21 | under 未分类 |

——CSP2020游记。

之前

我已经初三了,这是初中的最后一次比赛了。我的 CSP2019 遭受了惨痛的失败,于是下定决心要打好这一场比赛,于是,在暑假里拼命做题,总共是 77 道,总通过数达到了 200 道,还有一半以上的 $\color{blue}\text{蓝}$ 题,让我成就满满,似乎也有了能力拿到提高一等。

在暑假的最后一课测试中,由于先前的积累,我拿到了前几的成绩,因此领了教练给的奶茶。这杯奶茶作为暑假练习的纪念,现在还被我洗干净珍藏着。

很快,暑假便结束了,新的学期,新的竞赛季开始了。

初赛与“十日谈话”

一个很悲痛的事是,我尽管似乎学的不错,但去年的初赛没有过。

在这一次加紧练习和训练的同时,我们的新教练,杨哥,召集我们九年级的 5 个人在训练后留下,那天正是 9 月 10 日,顾称“十日谈话”

在“十日谈话”中,杨哥谈了很多,从他的人生到比赛的心态。他遭遇了初中和高中所有的 NOIP 失败,以及高考的失利,最终却考上了帝国理工大学的研究生。在他的叙述中,似乎失败并不那么可怕,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杨哥说,反正就这么两个月,耽误不了什么文化课,为什么不拼一拼呢,为了梦想。我忽然觉得,我就应该冲提高一等去了,为什么不行呢,我也学了那么些提高算法了,历年题也能有个两道,后面也还有一堆部分分。

冲吧,为了梦想。

初赛后

我初赛过了,两门都过了。全年级唯四进提高的。

当我重新敲起了代码,却感觉远远不如以前了,似乎没有多大难度的一道题也敲不对了。但我会恢复的,我想,我要提高一等。

同样是停下午和晚上课的训练,但我的状态已经大有不同了。不同于 NOIP2018 的每天熬夜把作业完成,现在的我优先保证了睡眠和锻炼。CSP 的前一周,我跑了 21km。

在训练中,我似乎越来越清晰地看见了提高一等的方法,写对第一题,三题部分分。但我在训练中却少有拿全班前几名的,不仅是不会的题不会,更是会的题写错,还有把简单的,模拟一下便能发现的题做出复杂的做法来。特别是一些后来在洛谷发现是 $\color{green}\text{绿题}$ 也没有做出来,我可是在暑假里一直做 $\color{blue}\text{蓝题}$ 的啊!

这令我有些慌,但我告诉自己,要镇定,为了梦想,仔细思考,认真答题。

我打了洛谷 11 月月赛 1。这可能是我在洛谷的最后一次比赛,至少是初中最后一次,便打得特别卖力。222 第 80 名(巧了,Div 1. 第 22 也是 80 名),是我在洛谷的最高成绩了,我第一次在月赛中进入前 100 。我不禁觉得,努力没有被辜负,胜利就在前方。

考试前最后一天,11 月 6 日,大概是我在机房的最后一天,上午订正了上午的题,下午看了看资料,在机房里走了一圈,向它告别。

再见了,机房。这里埋葬着我的汗水和梦想,承载着痛楚和欣喜,我会记得你。

来了,我的CSP2020

Day0

提前一天驱车来到了杭州,高速上最近的地方离萧山机场 (ZSHC/HCH) 跑道头似乎只有四公里,拍到了几架低飞的飞机,但似乎都没有那么低,大概是还要飞三边和四边才能进入五边吧。

拼车去的,一路上都在聊比赛与梦想,还有洛谷的种种变化,甚是愉快。现在想来,那是多么美好的时刻,满怀对未来的期望,不知道自己明天就将被现实所打倒。

入住酒店,吃了一顿极具特色的“老鸭堡”(旁边的万达里),看了几眼书,就睡觉了。

睡得挺香。

Day1

我向来都有早起的习惯,每天早上都是 5:30 起床,于是早早地在 6:10 就起了床。家长群里校长在给我们加油,凌晨四点发布的,昨晚十点半写的。

学校期待你们的成绩,学校为你们庆功。

加油。

CSP-J

对于普及,我是觉得很轻松的,毕竟自以为是提高选手嘛。

但是却在第二题傻掉了,搞了一个小时的 " $log_2n$ 第 k 大"也没有搞出来,骂着自己基础知识不行,无比奔溃。

反对盲目蛮干。

想起了《八该一反对》果断跳过。

第三题和第一题都是两分钟看出正解,第四题两分钟看出 70 分,但第二题在场上楞是没有想到一个计数,心态有些炸了。

没关系,还有下午的提高。

CSP-S

完了。

真完了。

第一题这……

好吧,一道数学题,在草稿纸上分析清楚就行了。打了四十分钟的草稿,听着别人一开始就敲代码,好慌。

四十分钟打完草稿,写了半小时的代码,写了一个我自以为非常思路清晰,并且运用模块化思想的优美代码,很快通过了第一组样例,然而第二组样例却一直不过。

我越来越慌,重算了许多次那几个常数,居然算出来很多个不同结果,可就是没有一个能过样例的,过样例二也过不了大样例。

这可是第一题啊!我可是要一等奖的!怎么能放弃呢?

继续死干。

两个多小时一晃而过,算了,先写第二题。

第二题似乎十分的简单,只要记录一下手册里有的且取了的和没有的总数记为 $d$ ,然后 $2^d-n$ 就是答案。

十分钟写完,继续回到第一题。

拼命重算各种常数,发现一个 Windows 计算器的 bug,一堆正的数用键盘输入居然求出一个负数,用鼠标按是好的!

继续重算,心态爆炸。

四小时没了,一切都结束了。

考完遇到 @dblark ,问及第一题,他说:

那不是秒切了吗

秒切。

要不是和一个女生拼车回去,我肯定得哭死。

Day2

关于 $\text{Day2}$,它死了。

一切都结束了,没有能够翻身的 $\text{Day2}$ 了。

第二天已经得回到学校上课了。我常常想起 OI 来,

想起小学第一次参加宁波市比赛拿到成绩后的激动; 想起刚学时不懂,参加比赛过了所有样例却是零分; 想起第一次学线段树时,一个个调试而未果的夜晚; 想起学树状数组时被代码极短的小常数而深深震撼; 想起突然翻起算法导论却无法理解数学证明的无奈; 想起几场胸有成竹最后却出乎意料地得低分的比赛; 想起去年在诺丁汉考场满怀期望却终被达到的悲哀; 想起赛后一个个渴望韬光养晦一鸣惊人的默默身影; 想起首次发现自己的名字在洛谷变成绿色无比激动; 想起在暑假里希望一改从前、突飞猛进的奋斗步伐; 想起累计通过数持续攀升,最终突破两百时的喜悦; 想起名字有绿色继续升至好看的橙色的幸福和满足; 想起那杯奶茶、那次鼓励、那夜期许、那过去的 OI……

但是,一切都结束了。

它山之石 可以攻玉

这是《诗经》里的一句话,比喻借助外力改正自己的缺点。很明显,CSP2020 给我以失败的同时也给我以思考,在暑假拼命练习的我为什么终究会失败。

回想暑假时候的我,急着那个通过数,对于一道题思考一会儿,未果就直接看题解然后写,得个“过了”的美名。

这样虚荣的、功利化的思维已经伴随我很久了。在小学的时候,我参加学校的机器人兴趣小组,说是什么“常获全国、世界级奖牌”,但实际上完全依赖于现成硬件,对于算法能力和动手能力的考察微乎其微。但我依然对此“很感兴趣”,且“学得很好”。很快,确实参加了一个“全国比赛”,是一个民间组织的机器人比赛,并且拿了一块金牌,金牌现在已经不见了踪影。

但这完全没有技术含量,只是给我浮躁和虚荣。

同样地,在暑假的训练中,我又何尝不是保持着这种功利而虚荣的思维呢?没有办法真正沉下心去思考一个题目,而是草草看了题解写了便宣布自己过了,通过数增加 1。

这样的思维早已在我的过去中埋下伏笔。我的文化课同样因此而没有办法提升多少。现在想来,我第一次打 40 分钟的草稿也就是在赛场上了。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思考和研究。

小学时所谓光鲜亮丽的奖比不过一个思考研究的习惯。那个研究癌症的家伙你明白吗。 我嘲笑小学研究癌症获奖,不知我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那么从现在开始改变吧,静下心来,好好地做一道一道的题,将每一个细节思考地透彻。

CSP2020 对我正是这样的一块“它山之石”,希望它能帮助我改掉浮躁的心,给我思考的习惯和喜悦。

终了

2017 年,我来到了洛谷,转眼已经三年多了,洛谷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也已经不是当年的自己。

现在或许是告别的时候了,感谢洛谷三年的陪伴,祝愿洛谷越来越好,再见。

旧的生活,旧的思维,同样是向你们告别的时候了。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