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在JS。

赛前颓文化课……

去南航晒了一个小时的太阳,寓意不好(

但是带去了一包好吃的(某芙巧克力,奇奇怪怪的main包,还有一瓶某动)

考场还是一如既往的用纸箱隔开电脑……

左边没人,右边的同学一直在吐痰,吐在一个袋子里,好像吐了估摸着有个两位数毫升的样子。。

考试ing

T1开幕雷击。

我瞬间意识到这场CSP-S很难(当时差点吓趴了。。

我看了下数据范围,并且知道自己码力不够深厚,发现分段讨论可能会暴露自己的缺陷, 决定开启自残式打法,燃烧精血(时间),换取更强大的战斗力(让代码更好写)。

去二分年数,在模拟月数,天数,由于思路不清晰,花了1h写好,但代码还是相对于其它人来说短一些的,这是在报字节数的时候的后话,暂且不提。

测两个小样例立马出锅,随便调调就过了,大样例一拍,瞬间挂了,心态开始炸裂。

本着某本武士道精神,我坚信这道题属于签到题,并且如果在这道题上不拿道一个很高的分数,1=基本无望,开始死磕。

40min过去,时间利用率渐渐下降,出现了无脑多次按编译等作死表现。

我发现事态不对,开始停止死磕,给自己定了个目标:20min后再调不出来就不调了。

本着蒟蒻主义精神,我果然没调出来,2h已经过去,总时间过去一般,很危险,心态高度崩溃。

进入化疗阶段,服用巧克力。

去开T2,发现T2才是真正的签到题。。。

心态获得了积极向上的资瓷,花了0.5h小样例大样例都过了,本着CCF大样例还不错的原则,就不去对拍了/cy

化疗结束,服用main包,以示嘉奖

T3感觉不太会,就打了一个最最基础的暴力,然后小样例都过了,跑路。

T4是一道值得思考的题目,为了拿到更多的分数,我写了一个 $O(n^2)$的贪心,小样例也都过了,但后来评测的时候 $n=3$都挂了?????(黑人问号脸)

此时大约是18:10了,我赶紧杀回马枪去了,凑巧正好看见错误(冥冥之中),当时那个心情啊,就跟绝境逢生差不多吧。

T1大样例测过后,后来就去检查文件名啥的啦,预计能搞230。

出考场后神清气爽。

不愧是我,T1,T2都被卡常,T1是 $O(nlogn)$,情理之中,T2也是 $O(nlogn)$,被憨憨的T1给影响了。。脑残了……

希望能有200,要不然就退役了。

在此纪念前号主和已经逝去的蒟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