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ice1984 的博客

shadowice1984 的博客

ALL LAST-HEOI2019退役记

posted on 2019-04-08 18:03:25 | under 置顶帖 |

再见啦诸位~

其实我只是擅长逞强而已……

想说的话有很多吧,但是一句话也挤不出来啊

其实我以前对于退役的人的博客还有游记一直是抱着一种嘲讽的心态看的,毕竟站着说话不腰疼嘛,感觉那些游记里的感情纯粹是在矫情,有些时候也会抱着一种毕竟你弱你活该的心理在看吧……

出了day2的考场之后发现自己可能明白了一点东西?(笑)

或许那些博客的背后都是真实发生的故事吧

但最后的游记我也不想写的那么酸

有些事情知道就好了,写出来就算了吧

人啊,开心活着就好,不要去压榨自己啊

呐,所以说现在轮到我来讲故事啦~

虽然这只是一个随处可见的三流垃圾省选退役的故事,但是也容我把这个故事稍微讲讲看吧

楔子

很喜欢ヒトリエ这个乐队的歌,noip失利之后的日子里一直靠这种有点狂气但是不失温柔的旋律支撑着自己

2019年4月5日,乐队主唱wowaka因急性心力衰竭猝死。

如果你常听v曲的话应该了解他曾经是一名p主,以及这后面的一些有趣的故事罢,当然,这里只是个楔子,所以不再赘述

当然那会我在省选的day1,根本不会知道这些事情啦

大概是5月份的时候重新听到November的时候才知道这个有点出人意料的事实吧

もう一回と思ったのは,此処にいるわけにいかないから

もう一回と思ったのは,何処へ行くあても無いのだけど

有那么一瞬间产生了一种"无常"的感觉,或许人们都不擅长预测自己的命运吧,现实总会在你的意料之外突然出手。

预言的实现是如此的困难,于是它实现了便会被人们记住,而失败的多数则被遗忘,也就是所谓的幸存者偏差。

那,为什么还是有很多人依然坚持在希望渺茫的道路上前行呢?(比如说oi,相信大部分人最后都是badend啦,队爷毕竟是守恒的)

仅仅是因为人类是依靠希望存活的生物,就算希望趋于0,那也不是0,如果没有希望,一个精心编制的谎言也可以支撑人到谎言破碎的那一刻,毕竟谎言之苦痛不在编制之时,而在破碎之日。

仅仅是因为我们所可以自慰的,想来想去,也还是所谓对于将来的希望,希望是附丽于存在的,有存在,便有希望,有希望,便是光明。罢了

day1t2

“果然啊,今天的T2是个思博题,王队长果不欺我”

现在是4月6日上午10时,$shadowice1984$眯着眼,盯着眼前的代码,后缀自动机上跑tarjan,真是一眼水题

他起身,向监考打了个招呼,准备去厕所,吹吹凉风,换换脑子,这是老例

谁知道呢,这只是接下来的无限噩梦中最甜美的一个序章而已。

day0

4月5日,通往秦皇岛的火车

$shadowice$第四次燕山大学之旅,通往那里的火车向来如此,一车人笑着过去,哭着回来

对于他而言这当然是小问题,他从来都是看别人哭。

啊对了还有那个省二翻到省队的xzy,他去的时候要哭了可回来的时候笑得超开心。

虽然哪回考的都不咋地,但要说差在河北也说不上差,菜鸡互啄嘛,本来就是这样

线段树板子,他敲完了,看一眼窗外的风景,当然,是没什么意思的早春农田,一排排麦苗和供电线,21世纪中国北方随处可以拾得的景色

他把头埋在笔记本上睡觉——这样会硌到额头但是不会窒息

突然想到了去年的时候,他也是敲完了当时自己会的所有板子

"哈哈,我熟练度已经满了,看我ak"那时他的脑子里满是这样的想法

当年还是那样的孩子啊,他想。

天真呐,比芝士蛋糕还要甜(あまい)

不过再看当年的$shadowice$,他,又知道些什么呢?

孩子长了一岁,还是孩子呀

一如既往的到达宾馆,燕山大学的饭当然还是不能吃

空气干燥,被褥更不算优质,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去试机了

十分钟后缀数组,十分钟exp,十分钟lct

一遍过…… 今天好状态啊

剩下的时间当然拿来杂谈,比如欣赏邻座小哥得知自己卡了一夜常数的代码因为毒瘤$shadowice$改了P5282的时限而tle时脸上的表情,啊~真是美好的回忆

然后四处鬼混到了晚上,旁边是家长当然不能galgamego

随便走了一道紫题P3250,很无聊的整体二分,当然一遍过

耳机里的曲子是【翠星】(instrumental)--キネマ106

背水一战与选什么都一样却还是拼命挣扎的未来?

听起来好应景啊,不过当时只是单纯觉得好听吧

啊为什么我还会记得这些呢?奇怪而难忘的细节吧

day1

(加油什么的就是在加压啊,千篇一律所以懒得写了)

开题

好,可持久化trie

好,sam上跑tarjan

好,……好……吗?

今天满分200+x(x与你剩的时间正相关)?

30min搞定了t1,改了小样例之后一遍通过了大样例

4h写T2,怎么输?怎么输?

“果然啊,今天的T2是个思博题,王队长果不欺我”

现在是4月6日上午10时,$shadowice1984$眯着眼,盯着眼前的代码,后缀自动机上跑tarjan,真是一眼水题

他起身,向监考打了个招呼,准备去厕所,吹吹凉风,换换脑子,这是老例

回来,坐下,编译执行——re了,当然不可能一遍过啊,300行代码可不是玩笑

他笑了笑,开始调试

然后,然后?

是不是表坏了?为什么已经到了12:30呢?

在与无数个bug斗争之后,shadowice看了眼表,阿,只有半个小时了?

要不,看看t3? 哇下发文件是什么啊为什么我一点也看不懂啊

架对拍吗——刚才我在干什么啊啊啊啊为什么没有想起来对拍啊啊啊啊……

虽然春寒料峭,可shadowice手上的冷汗却止不下来

此时他应该已经失去判断力了吧……一行代码改了又改调试语句删了又删,

其实没什么用处只是在白费时间吧

毕竟已经写出了tarjan栈第0位不是0导致在第3组之后的数据会出现弹栈问题的bug了

就算找出那些显然的错误,过了大样例,还是会爆零的啊

考试时间结束!

结束……结束了吗。shadowice站起来——啊居然还能站起来的,走出去。

下午自然是喧嚣一片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居然只有100pts!

似乎睡了一个很长又很短的觉,回过神来就已经啃着黄瓜味薯片听着家长和老师的说教了。

似乎被打了很多的鸡血,不过早已经忘却那是什么了

shadowice披上他的灰绿色连帽衫,悄悄的从那群兴奋的人群身边走开,外面是寂静的燕大校园。

有个二层的走廊,大概是上个世纪的水泥风格。

他拿着古旧的塑料手机,在水泥走廊上徘徊。

老式的筒子楼上面爬着枯萎的爬山虎,他扫了一眼,走过去。

有个水泥阶梯,似乎可以下去,路也似乎到了尽头。

面前是无尽的,枯萎的爬山虎。

Shadowice看到了这些吗?他的眼里又有什么呢?

现在已经完全也没有人知道了,只是噩梦的残片。

四月份的寒风吹着他的脸,他什么也没有做,只是看着眼前巨大的花树。

是樱花?是丁香?

或许人类赋予的名字对这棵树并没有意义。

毕竟她开的是如此炽烈,让人忘了时间,忘了一切。

“我一定要把她写进游记里”Shadowice这样想。

夜晚

Shadowice怀着复杂的心绪睡了,带着翻盘的疯狂幻想和接受完了的事实的不甘睡了。

day2

早晨照例拿到了教练的咖啡和士力架,不过shadowice没喝,他虚弱而清醒,却又疯狂。

能翻盘的吧,会有翻盘的希望的吧?他这样渴望着,却又明白自己大抵会在一次"殊死的决斗"中被打垮。

开题。

T1不会

T2,又是Yazid!Yazid你没有心!

T3,看来没有翻盘的希望,只有《希望》。

我们所可以自慰的,想来想去,也还是所谓对于将来的希望,希望是附丽于存在的,有存在,便有希望,有希望,便是光明。

是忠告?还是鼓舞?

shadowice笑了,笑了,然后笑了。

看来只能体面的去世了,他这么想着,还是推起了t1的贪心。

过了一个小时,t1写完了。

或许还能翻?或许我能成为传奇?

他抱着莫大的希望与绝望继续去看T2。

这已经是他碰到的第三道Yazid题了。

第一次是在清华冬令营,爆零。

第二次是在昨天,爆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