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LunjiaJian的blog

ShanLunjiaJian的blog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就是蓬蒿人

一篇blog

posted on 2021-02-07 20:39:51 | under 随笔 |

那天机房被征文了,我就写了3000多字的奇怪东西,结果学校也没摘我的,我就扔到blog上来了(

(实际上是因为天天做题做累了,然后看到爷们投稿,我也跟着划划水)

这个写的非常奇怪,我也不知道是给学校投稿而写还是作为回忆录而写(也许一半一半?),所以大家凑活看吧。评论区菲克一律删评,不作解释。

有一些不太彳亍的语句已经删去。

以下是正文。


我到目前为止的OI之路,我也不知道是写给赵老师还是将来的自己抑或是想等我退役了放到博客里给大家看看sdfz qyc有多么无知自大且文笔不好,但是写的确实都是真的东西,另外题目既然已经这么长了再多几个字也没关系对吧

sdfz qyc

呃看来不能避免 谈 人 生 了。我们从头说起。(我从初二赵老师来高中部开始才能算是真正接触信息竞赛,前面划了四年的水我就不细说了。)

一 序幕

18年九月,我上了初一。在小升初择校考中瞎扯MADDPG和深度学习的我,拿到了sdfz的录取通知书。

NOIP2018普及组,我差一点点就可以通过初赛,进入复赛搞个省一。当时我作为初一前两名(实际上初一只有两个人),还总觉得自己挺厉害的,然后就被当时初一rk1、现在的初三文化课选手gx同学吊打了——他轻松过初赛并拿到了省一。

SDWC2019,听说有SDWC这种好东西我就报名参加了一班,然后被吊打了,啥东西也没听懂。在那里我认识了我OI之路上重要的朋友,淄博张店实验的Pbri。

2019年的BCT夏令营,我认识了毒瘤lxl。他的大分块让我看一眼就爱上,从此痴迷于绝妙的数据结构。

SDSC2019,我又不自量力地报名参加了省选班,然后被吊打了。同时我听说,新成立的高中部要聘请一位OI教练,也就是赵宗昌老师。当时我还是很奇怪的,毕竟这位金牌教练带出金牌选手,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请这么一位过气老教练来。

然后我很快就知道赵老师并不是过气老教练。赵老师的第一节课讲的是经典算法矩阵快速幂加速数列递推,我一听这个奇妙的东西,顿时觉得赵老师厉害极了……另外几节课的提高组算法讲得我醍醐灌顶,一些简单东西也让我有了全新的理解。赵老师确实是厉害。

二 成长

CSP2019提高组,我初赛拿到了全校第二名(zsy orz),士气高昂地去日照参加复赛,然后在复赛以177的爆炸成绩惨败(zsy orz)。那个D1T2括号树就是送我退役的题,当我赛后看到它在知名OJ洛谷上是一道普及难度的绿题、并且做法如此简单的时候,我都懵了。这道绿题让我从初一时无知的梦中惊醒了,它磨灭了我的锐气,让我知道自己实际上还是普及组选手。从那天起,我才真正开始学习OI。

SDOI2020,这又是一场把我打醒的比赛。D1T1三小时没能写出一棵对的平衡树,D2两个没见过的经典trick,都让我深刻地感受到自己的菜。D2结束的时候,把我心爱的铅笔放进笔盒的那一刻,我的泪流了下来。一个目标是E队的初二选手,最后在100多位选手中只拿到了70多名,别说队线的边没擦上,我连队爷得分的三分之一都不到。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那时复杂的心情。赵老师从来不会批评我们(除非在机房打游戏),他总是说”没有关系,就是锻炼”,但当我走出考场见到赵老师的时候,我差一点又哭了出来。晚上,我躺在床上想了很多,关于天赋与勤奋,实力与运气,还有奋斗与命运。最后,我还是觉得,我有梦想,就不该在彻底失败前轻言放弃。或许我没有学OI的天赋,但是我有对OI的热爱,我相信自己。

那天我才成为一名真正的OIer。知道自己菜的人,才有可能变强。

三 训练

这一轮大赛结束之后,赵老师开始了他真正的训练模式。一直到CSP2020,他给我们安排了约20场模拟赛,并时不时发资料让我们自己学习。他还支持同学们向其他同学分享自己会的一些东西,比如zrz就给大家讲过树套树套树套树。这些比赛让我们全面地了解到自己的实力,并且能够及时补上不会的东西。赵老师是真的有办法,他手里的模拟赛质量高、题目类型多、难度也很适合我们。

关于比赛,我记忆犹新的是一场模拟赛的T2,那是一道数学题。我当时看到这个题完全没有思路,但是想到这是一道T2,大家肯定都会做,我只好硬着头皮干。想了一个小时后我意识到我纯粹是在瞎想,于是我把答案打表出来,尝试发现规律。在比赛结束前半个小时,我终于发现这个东西的二阶差分跟gcd矩阵有奇妙的关系,于是我过掉了这题!然后发现大家其实都不会做,只有我一个人过了这道题。

赵老师总说我们要尽量打暴力拿部分分,但是即使我不听他的话死磕一道题而在模拟赛中爆零了,他也不会生气。他尊重我们自己的学习方式,哪怕这个方式会让我们有时爆零。他知道,模拟赛跟真正的比赛是不一样的,模拟赛的目的不只有拿分,还有学习。

有一天我们跟赵老师开玩笑说他阿克IOI,他说:“我做题肯定不如你们。”是啊,赵老师的算法竞赛能力,或许还没有省队水平,他没法给省选选手讲省选难度的算法,他讲的是学习的方法。在OI中,知识每年都在更新,但是方法永远不变,十年前他能带出金牌选手,十年后他的教学方法还会有效的。

四 新开始

暑假我去参加了SDSC2020。受疫情影响,我校只有四个人去了,也就是zsy、zrz、刀和我,略显冷清。zsy非常痛快地报了省集班,我们三个人则爬去省选班。这次的省选班看起来比去年简单不少,或许是我比去年变强了呢。当然我也交到了不少同龄的新朋友,这些同志们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在这里向你们道一声谢。

开学了,我认识了几个新初一的小朋友。为了搞竞赛,今年初中部招生的时候特意选了几个小学组省一。他们是赶上了一个好时候啊!sdfz将会成为强校的,我非常确信。可是几位17级的学长没来高中部,而是去了其他学校。尤其是那位wxs学长,我对我给他讲根号分治的画面记忆犹新,没想到一年之后我就再难见到他了。时间过得很快,所以我们才要奋斗。

一年很快又过去了,我也从刚上初二的小朋友变成了刚上初三的小菜鸡。这是我OI路上成长最大的一年。我成为了18级扛把子,在机房里有了能勉强和上一级的爷们相比的实力;写了几十篇博客,还在洛谷日报上发了一篇文章,尽管没什么人看;交到了很多朋友,现在也算是有一点点知名度了;最重要的是,我知道了自己的弱小,更坚定了自己不甘于弱小的决心。接下来的比赛,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这次CSP2020初赛我rp爆炸,拿到了90.5分,大概是全市前十的成绩。然后复赛就不尽人意了,著名毒瘤题julian送我退了一次役,不过挂的不是很惨,最后还是水了个省一。

CSP之后没多久就NOIP了。NOIP中我的运气非常好,题很对我胃口,尤其是让我水了80pts的T4,我跟着直觉打了个表从而多了40pts。凭借超棒的运气,我拿到了302pts,位列全省第三名,大概是全国前100的成绩。CSP中我没猜出snakes的结论,NOIP我没能构造出ball的第三档部分分,这都让我知道自己虽然是省一了,实际上还很菜。为此我专门开了两个坑做博弈论题和构造题。

我该展望SDOI2021了。希望可以进入E队,获得去NOI现场锻炼和面基的机会吧。

可是,我们亲爱而可敬的三位高二学长,发挥不好,全都退役了。每次去机房的路上,看到cjh跟他的朋友们吃完饭聊着天回到学校,我都感到一阵空虚。但是想了想,即使我注定有一天也会退役,有着这么棒的同志们和老师和我一起度过这一年多,我也已经很满意了。zsy写的一句话我觉得非常有道理:“我们坚持信息竞赛的原因绝对不是因为它的奖项能够帮助我们高考取得更优异的成绩,而是真心喜爱信息竞赛、喜爱编程,对知识的好奇才是我们一直坚持学习信竞的动力。”我从一年前开始就爱着编程,爱着玄妙的算法,爱着毒瘤的数据结构,爱着键盘的敲击声,爱着志同道合的朋友们,爱着奥利奥和孜然味的牛肉火烧,爱着怎么想也想不出来的思维题,爱着几小时令人感到恶心的Debug,爱着十点钟冷风吹过的洪家楼北路,爱着回到家中还温着的饭和老妈的笑容,爱着十二点半结束的Codeforces和雀巢咖啡……这些都是我初中生活中重要而不可取代的回忆,我将和各位一起永远珍惜这段时光。即使看着各位一个个去了清北,而我没高中读了,我也会为遇到了你们这样的人而感到骄傲和幸福。OI一定会是我无悔的选择。

五 感谢

感谢赵老师,在您的指导下,我的水平才能有这样的提升。

感谢这一年多中陪伴我的同学们,没有你们的帮助,我大概还菜的不行。

感谢我的父母,你们的支持是我学OI的前提,能够遇到这样开明的父母是我的幸运。

感谢我的朋友们,你们也给我提供了巨大的帮助,和你们做朋友是我的荣幸。

谢谢!我实在是不能再写了,用这句话水到3000字就停笔吧。

六 最后一点东西

我平时不会写作文,几乎没有拿过50分以上,但是这次在机房一晚上莫名其妙地一口气写了三千字。可能是真情流露吧。写到第四部分的最后我忍不住哭了,还好机房里没别人……

这一年多……都在酒里了,兄弟们。(大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