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ge\mathfrak{\color{SlateBlue}C\color{RoyalBlue}rpboy}$

坐标zj,分数215,在afo边缘。

早上把一堆tg考的频率较高的板子打了一下,中午11点多就出发去学军了。车上一直在睡觉。

刚进考场,我以为电脑没开(事实上电脑上有屏保),按了一下电源键,结果计算机直接关机了!把我吓了一大跳。我把监考老师叫过来之后当着他的面重启,还好文件没有被删掉。

2点半,考试开始。

T1,一开始看我直接看傻掉了。简单想了想感觉模拟拿个80分就滚粗得了,调了45分钟无果,心态爆炸,开T2。

T2简单想了想发现是真 · 签到题,花了半小时写完了。此时距离开局已有将近1个半小时,我回过头调了调T1,最终又调了45分钟才把暴力写完。

T3显然是一个拓扑排序,由于有类似线段树2的操作我就往主席树想,不过很快叉掉了自己想的做法。之后就写了一个线段树2的暴力,留着树的分就去看T4了。

T4我大概感觉像是通过堆或者其他数据结构,找到最大最小值贪心地吃掉,直到以前当过最大值的蛇被吃掉,然后反悔到那一步。总觉得细节很多,就只打了20分。

最后还剩半小时,我要选T3和T4中的一个拿。考场上糊涂了去打了T3,放掉了稍微好写的T4部分分。最后我T3树的那档分写挂,T4分也没拿,得不偿失,还是考场经验太少了啊。

考后自测挂分严重,T1只有40。后来发现其实我对T1题意理解有问题。这导致我写的一直是错误的东西,格里高里历模拟出来的全是错误的答案,能调出来只是误打误撞过了样例而已。T3树的20分也挂了,自闭了。

此次CSP考试失利让我意识到了自己在考试策略上的重大漏洞,也算是有所收获吧。幸好这次CSP只是跟NOIP挂钩而已,并没有起决定性作用。希望学校的名额能让我进NOIP。

upd: T4我的想法是错的,所以上面就当是废话吧


评价一下题目:

  • T1出题人吃错药了吧,细节多且毫无新意的模拟还敢放T1,这不是明摆着找阿吗?

  • T2是一道比较优秀的签到题,但给出饲料范围略显冗余。为什么这样一道难度跟格雷码相近的题目要放T2?难度排序有很大问题啊。

  • T3是一道拓扑排序好题,正解并不难,但十分巧妙。部分分太难处理,对于暴力+部分分选手不太友好。

  • T4不会做。难度应该稍微比T3偏难。

总的来说出的并不算好。题目不按难度排序,部分分难度参差不齐,完全就是恶心选手。不过归根结底还是T1彻底扰乱了大部分选手的做题节奏,导致此次考试体验极差。可以说这场考的就是选手的心态。

最后,请允许我向T1的出题人致以诚挚的问候。


考后估分: $80+95+50+20=245$

民间数据: $40+95+30+20\geq 185$

最终成绩: $40+95+60+20 = 215$

T3数据普遍造水,希望能骗分

upd1: 骗到分了

upd2: 居然连一等也没有,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