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野奔跑,踩碎迷茫

退役记

2020-08-20 20:51:55


前段时间是说不在洛谷上更新了,主要是因为懒得多点同步。对洛谷还是有感情的 (所以爱会消失对吗),退役之际还是想留一些话在洛谷上。所以这篇博客应该只会在我的洛谷博客出现,纪念我短暂平凡但很快乐的OI生涯。

Part.1

一开始怎么接触到OI的?故事的引入可能有点长。

其实一开始不知道OI是个啥。那个时候我大概初三这样,有个朋友大学专业是网络安全,聊天的时候突发奇想问她我能不能学他们的教材学学编程(是她,我没打错)。当时是有点忐忑,因为实际上我到那个时候对计算机的认识和了解真的是少得可怜,不知道自己这么问会不会显得自己很白痴。然后得到的回答是“觉得我完全可以试一下”,我就挺心动的。

神奇的是,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动过相关的念头。

初一的时候,某节信息课hzm(当时的信息老师,后来调来了现在的高中,这次NOI也来带队了)让我们敲输出 $\texttt{Hello, World!}$ 的代码。我真没啥感觉,你叫我照抄我就照抄,中间还抄错了一次没编译成功。

然后我与OI就这么擦肩而过。

话再说回我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就开始自己琢磨着怎么学习编程。一开始是打算学C,不记得为啥了。在网上查哪本书好,除了谭浩强的书错误很多之外也没得出啥结论。后面是买了本 $\texttt{C Primer Plus}$,记得是生日当天收到的,老开心了。

好像在买 $\texttt{C Primer Plus}$之前还买了《计算机科学概论》?之前之后不太记得了,反正也没看多少。

之后某一次写一个用海伦定则求三角形面积的语法题,突然发现输入之后没输出,把我整懵了。当时的问题大概是这样:
Code:

scanf("%d,%d,%d",&a,&b,&c);

Input:

3,4,5

看出啥问题了吗?反正我当时是真没看出来是全角半角符号的问题。于是求助于初中的信息老师(已经不是hzm,换成另外一个老师了)。

那个老师貌似不是计算机专业的?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初中的信息课大概不需要那些知识吧,老师跟我说她不了解,可以问一下另一个信息老师。
于是她把hdm的电话给了我,就是我们现在的教练。

实际上,hdm也并没有解决我的问题,因为我刚发过去没多久就突然发现原来是符号的问题了。还,蛮尴尬的。不过这种刚问完就发现问题的经历相信很多人都会有哈哈哈。

过不了多久我偶然发现了一个网站上有可以让我交题的地方。

无奖竞猜是什么oj。

3

2

1

不是洛谷,是这个:

image1

我还记得一开始交一个摄氏度和华氏度转换的题因为输出了多余的文字指引wa了好多发啊哈哈哈。

写水题看到绿色的AC还是挺开心的(´▽`)

真不记得怎么偶然发现的了,反正那个时候知道了信息学竞赛这种东西,然后后面又去找了初中的信息老师问了一下关于竞赛的事情,大致就是问了下怎么学,答复是“找hdm”。

当时hdm叫我买了本信息学奥赛一本通来着,不过后面根本没看过就是了。

大概就是这个时候才有学OI的想法。但是当时初三嘛,弱省的竞赛也没有很成体系,我没有把本来就没什么问题的中考放一放开始冲竞赛的觉悟。现在想起来是有一点点可惜,毕竟我初三也并没有刻苦学习,时间是有些浪费。

于是那个时候我跟hdm说,等我中考完就去找你上课。

Part.2

中考完我貌似立马联系了hdm问上课的事情吧,说了啥不太记得了。好像有叫我转到C++,我就买了本 $\texttt{C++ Primer Plus}$。

那个时候nnsz有个公益班(这几年暑假好像都有的,为了招生),期间下午上课上到后半程我就跑到对面找hdm上课。

我想想,第一节课讲了三道题。讲的第一道题是费解的开关,说的什么第一行确定后面的状态啊,搜索啊什么的,我那时候真的听不懂。整个人真的就是我是谁我在哪的状态。

讲的第二道题是汉诺四塔问题。不好意思,其实我连汉诺三塔都没见过。汉诺三塔的递推式就给我整晕了。

第三题应该是[USACO07JAN]Tallest Cow S。听到这里才有点感觉。朴素的 $O(n^2)$算法还是理解了,讲 $O(n)$做法引入的差分确实给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真的觉得挺妙的哈哈哈,听懂了东西有点开心的。

第一天印象比较深刻,后边讲了什么可能因为太晕了不怎么记得,就记得还有快速排序什么的。

为了不那么晕,我就开始尝试写笔记梳理,后面发现还是有点用的。为了验证正确性发给了hdm看,被夸了来着∠( ᐛ 」∠)_

可惜我俩都换手机了,找不到那个时候发给他的备忘录截图。不过我扔了两个上洛谷博客来着。怀旧一下。( $\LaTeX $是后面改的,当时啥都不知道)
image2 image3

洛谷应该是上完第一次课之后几天注册的,一开始对id没啥好想法还不是现在这个,现在这个是后边一段时间改的。含义的话就是 $\texttt{hokori}\rightarrow \texttt{hkr}+04$(我习惯用的球服号码)。

跟着hdm上了几次课之后,他推荐了某机构的培训,说虽然我刚学跟上有点困难,但是培训的环境可以促进进步的速度。然后我就跟 SweetlemonHKZeril 一起去了。巧合的是后来开学我们都在一个班,不过当时他俩本来就在一个初中互相认识,而且早就接触过OI,而我既不和他们一个初中也没在初中阶段碰过OI这东西,所以一开始的气氛可能有些稍微的……僵?其实也还好,那段时间培训一起去吃饭上课也慢慢地熟了。

那次老师前半段是jkxing(话说这id是我后面用老师真名查的),后半段是NBC。反正应该都不会记得我就是了哈哈哈。测试的东西,刚学的不熟,没学的不会,自然爆零。也挺正常的,才刚开始。

懵逼了一星期,孩子有尽力在学了真的(; ༎ຶД༎ຶ)

当时当场学会的东西也有,不多。因为对于当时学的数论印象特别深刻(毕竟第一次接触,而且当时费老大劲学会了之后还挺有成就感),然后觉得裴蜀这名字好听,就抱去做q名了,现在还没改。后边因为加群好一阵都没把名片改成真名就一直被学长学姐叫裴蜀。

回南宁了之后洛谷夏令营就差不多开课了。印象中我还在群里面问过kkk刚学没多久能不能听懂来着,好像kkk说的是不大能。事实上我真的听懂挺多(好像)。不说掌握,就是那种朦朦胧胧的感觉,有些东西在后边渐渐明朗,时间或长或短吧,挺奇妙的。那个时候我的id还是 $\texttt{\_Hyde\_}$,不知道kkk会不会有印象(应该也不会有)。

后边又跟了几次hdm的课,学了点数据结构。(虽然我也不知道他当时教平衡树和点分治是想干啥,后边因为学了 $\texttt{Treap}$被nnsz的前辈们觉得强真是怪不好意思的,点分治好久之后才会的。)

Part.3

然后,开学了。

进了01社,认识了很多很有意思的人。

当时九月末市里有个篮球比赛,我跟着另一个校区的队去打了,打完就是国庆,国庆过完第一次月考。然后很自然的,考得不行。

月考完就是初赛,过了初赛我大胆停课。强省好像都是一年两年的停,我们这停一两个月都挺需要勇气的。

停课培训的期间零零碎碎地也学了挺多东西,但是知识不够有机结合起来,整个知识体系没有能系统地建立,而且真的练习太少了,上赛场就慌了,暴力都不会打了,最后啥都没捞着。(对,就是省三都没捞着,我现在不觉得尴尬,随便说)

NOIp2018后的大概一个月这样,中午我都不回宿舍,在机房学,有时候写题有时候补文化课。

但之后的一次文化课考试考得也是挺差,家里人对我学竞赛的态度开始转变。我爸觉得我这次没考好说明我没这个天赋,而且现在才学,反正对高考也不会有用,不如不学。

那个时候还真的是挺迷茫的,不想放弃又害怕文化课就这样爬不上去了。无奈还是暂时地停止了OI的学习,不过心里还是存在着把文化课搞好之后继续OI的希冀。想翻盘,想证明自己。

Part.4

高一上的期末考得其实还可以,至少已经是高一上的考试中最好的一次了。没想到还是狗进了竞赛班,然后高一下认认真真地学了一学期文化课,几乎没碰OI。

确实这是我文化课考得最好的一个学期。

每次考完试就跟hdm汇报一下,表达自己即将回归OI的预感和希望。反正最后期考完我就买了本《算法竞赛进阶指南》重新开始了,我也不管家里人,反正我自学你也不知道,我就拿课余时间学一学也不会怎么样。

高一到高二的暑假开始跟同学们一起参加周测,开始有些写比赛的感觉了。

Part.5

高二开学没多久吧,就直接和我妈明说了我还在学OI,而且测试什么的在同学中还行。其实我妈一直没怎么表态,她就说只要我自己有自己的规划和目标就好了,相信我自己有判断力。

跟我爸起了几次争执,之后也还是妥协了。

其实是一段不太愉快的回忆,现在回想也不是很舒服。我已经明确了自己的计划就是争取进省队参加国赛后高三冲文化课,如果某一阶段冲不上去就直接回归文化课。而且我文化课并没有落下,只要给我高三一年时间我相信我可以冲上去。

他就觉得有这时间拿去学文化课会更稳。不说了,观念不一样真谈不来。而且说真的,死学文化课真不一定有用。加上,我会不开心。

反正后边就是不算出色但是也慢慢走到了NOI。文化课是有点拉胯,不是因为不会,主要还是练习不够出现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纰漏。嗯我高三会好好学的,我真的不傻。

Part.6

关于NOI,真不是我没有追求只想不打铁,而是我明白真的在时间付出上我比别人少太多了。

你要说不羡慕那些早早就可以接触OI而且能拥有丰厚的资源的人们是不可能的。我起步晚,中间还有一段空窗期。但是既往之事不可追,不如做好自己。总是拿自己的不足和别人的长处相比是自讨苦吃,沉浸在自卑中对身心都不好。

我也有很多别人不具有的品质,每个人都会有。我总会被人看到。

有的时候还是要放过自己,不然真的太累。

勉勉强强拿了个铜还是挺开心的。其实如果打铁我应该也不会难过吧,当然不完全是因为来长沙有茶颜悦色喝。我现在就,挺看得开的。其实这两年还经历了挺多事情,挺乱的也不大方便说,然后心境有了挺大改变。

主要是有牌拿回去好有个交代,不然班主任祝贺甜柠檬而不知道怎么对我说话的话我怕她尴尬。我倒是不会尴尬。

不写题目总结是因为有点不好意思哈哈哈,太菜了。

给大家的建议就是部分分好好打,稳中求进。我回去肝文化课了,大家加油。

希望大家都能达到自己心中的目标。

Part.7

谢谢洛谷,谢谢老师同学们,谢谢我自己没有放弃。

$\texttt{OI}$,再见! image4

——2020.08.20 写于长沙市一中雨花新华都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