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35_ 的博客

ix35_ 的博客

CSP-S2020 游记

posted on 2020-11-08 11:56:09 | under 未分类 |

虽然不是重要比赛,但也写一下吧。


今年考 CSP 的感觉和去年有挺多不同的,其中一个不同就是今年的考场全部在本校,而去年的时候我还没进过几次华二机房,另一个是目标也不同了,去年可能只是想混个一等奖或者 350+,今年还是希望拿一个好一点的名次的。


赛前

好像是因为疫情原因,初赛的考场巨多,所以一个考场的都是本校的人。

去年提高好像只拿了 94,今年题目风格差不多,难度有点记不清楚了,反正我在好几题上还是犹豫过一下的,最后输给了阴间手写 map,98.5。

没 AK 还是挺可惜的,不过没关系,还有两次机会。


复赛前其实没有做什么训练,主要原因是两个:一个是要学文化课准备期中考,还有一个是要卷集训队作业。

说到集训队作业,这个确实可以见差距,我从 10.12 开始卷了大概 2.5 个星期,到 50 题左右就卷不动了(虽然也会一点不在 OJ 上的题),所以最近做题偏少。

考前三天期中考是挺崩的,不过到高中也逐渐习惯了这种崩的状态。

于是就在考前两小时还在一边做集训队作业,一边写作业题题解,一边两分钟口胡了普及组的状态下去考了。


赛时

来之前的目标也很明确了,因为觉得这次的题应该是 NOI Online 那种难度,所以不 AK 就是失败。

2:30

正序看题:

T1:是个水题,跳了;

T2:一开始没看懂,看了一会大致理解了是个水题,跳了;

T3:有·意思,草怎么还不会;

T4:好像很水的样子(flag)。

因为另外三题我心里都有底,大概 1~2h 可以写完,所以我选择先花一点时间搞 T3。

脑子持续短路了半个小时,发现就是个拓扑排序水题,那一刻我感觉我 AK 稳了。

3:15

最后觉得 T3 和 T1 有点难写,所以决定倒序写题。

首先写的是 T4,当我打出 priority_queue 的一刻,看了下数据范围,突然理解了这个奇怪的多测的险恶目的。

于是我又花了大概十分钟手推单调性,于是发现这题就是蚯蚓翻版,随便写了写大概一刻钟就写完了。

3:30

T4 大样例一测,发现有几个点和答案差一,决定先肝出来,就打了个暴力,发现也和答案差一,又打了个暴力的暴力,发现还是和答案差一。

那个时候突然感到世界的不真实感。

在反复确认一定不是我代码写的有问题之后,觉得只能是题读错了,就先扔着了。

4:00

疯狂 rush T3,一次过了大样例。

4:25

疯狂 rush T2,一次过了大样例。

4:35

疯狂 rush T1,好几次才过了大样例。

5:05

我重复读了好几次 T4 的题面,终于意识到了蹊跷:每条蛇都足够聪明。

也就是说:倒数第三条蛇是敢吃倒数第四条蛇的,因为它知道倒数第二条蛇为了避免被倒数第一条蛇吃掉而会放弃吃倒数第三条蛇。

于是我又花了大约五分钟手推单调性,发现只要答案是偶数就减一就可以了。

然而我没有发现这个结论的错误性......

5:35

最后很无聊,一直在测样例->看考试须知->草稿纸上乱涂乱画循环。

6:15

这 T2 读入量有点大,写个快读。

期望: $4\times 100=400$


赛后

和大家讨论了一下 T4,发现绝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大概当天晚上左右,djq 证伪了我后面推出来的那个单调性,即:如果一条蛇吃完以后变成最小,那么之后每条蛇吃完都会变成最小。

第二天早上我就看到了 hack 数据,确实可以 hack,AK 失败了。

洛谷和 oitiku 上测出来都可以 AC,牛客网的数据比较毒瘤,把我卡成了 25 分。

实际: $[320,400]$

upd1:

据说我这个分在省内还可以,但是还是觉得挺失败的。

仔细想想,这和上次 CSP D2T3 的失败都有一部分是因为没有写数据分治。

upd2:

据说 T1 在 NOI Linux 爆零了,再看看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