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蛋花的小窝qwq

笨蛋花的小窝qwq

“我要再和生活死磕几年。要么我就毁灭,要么我就注定铸就辉煌。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在平庸面前低了头,请向我开炮。”

【水】中秋快乐

posted on 2022-09-10 21:38:27 | under 下下笔 |

【才发现灌水区在首页不显示了,于是博客同步一遍 qwq】

早在中华大地上刀耕火种的时代,中秋便意味着团圆。和家人团圆、和亲友团圆。手中的月饼,自是天上月亮成全了地上苍生团圆的象征。

但又或许,自从人们了解到在这一天、这个时刻,月亮承载的不再只是形状上的“圆”,更有“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时候,中秋的含义就发生了变化。

我们常说,要团圆。但,团圆?团谁的圆,又有多少人能团圆?是和家人亲友的共赴会,久别重逢老友的重聚,还是和爱人厮守月下的圆满?若要一直找下去,等待我们的,恐怕只会是一桩又一桩的“不团圆”——是已经和家人团圆,又或是异乡异客?是已经和朋友团圆,又或是孑然一身?是已和爱人团圆,又或是形影相吊?又或者——你和你的梦团圆了吗?你和你自己团圆了吗?我们总是期待,会在某天,我们会和自己心中彼岸的人、事、物、梦,通过月亮边缘般顺滑完满的曲线相连,让我们能够到达“终点”。但这一天好远——至少不是中秋的这一天。

所以啊,说中秋是团圆,自是不错;但恐怕更多心有不甘的灵魂,只能够“期望团圆”。灯火幢幢的夜里,会有多少个不能团圆的身影,又会有多少双渴求的眼…

“千里共婵娟”,则看上去给出了一个完满的答案:我们和梦中的家人、爱人、友人、彼岸、自己,共享此时的明月;而你又或许正和某个时空里未来的你,共读此时的月轮。在最为广义的时空上,我们早就在月亮下完成了团圆;只不过在人眼能见到、人心能感受到的狭义时空中捕获不到罢了。高出不胜寒。我们恐怕站的再高再远,都无法抵达那最为广义的时空。

但人类的历史,或许就在于“希望”二字。“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的轮回里,薪火相传的“希望”,终于让我们知晓了“不应有恨”背后的奥秘。原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我们每人每时每刻,都在通过一次又一次的不完满,企图拟合出人生的完满。而人生的完满,或许就定义在从始至终坚守着的、光怪陆离的不完满里。一世如此,世世如斯。

所以,各位 Oiers,中秋快乐。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