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蛋花的小窝qwq

笨蛋花的小窝qwq

“我要再和生活死磕几年。要么我就毁灭,要么我就注定铸就辉煌。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在平庸面前低了头,请向我开炮。”

送别一位友人时,他如是说

posted on 2022-09-25 03:29:56 | under 下下笔 |

天色渐渐黑了。九月底的北京,正处于一种奇怪的过渡态里。秋老虎可能要等到国庆附近,才能把夏天最后一点残余在大地的影子抹除。所以,我不好说现在是暖和,还是已经有了秋凉。

但毕竟太阳落山了,还是有些冷的。我站在校门口,正盘算着要嘱咐 D 君些什么。

“文化课……”

“我知道。我努力呗。比你想象的一定更努力。”他松快地应答道。

我打量着他的校服。接着,我的目光落到他经常穿而这次格外干净的鞋子,又转而从鞋子游移到他昨天刚剪好的头发。

我和 D 君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可能是去年十一月吧。联赛刚结束。当时第一次见到的他,似乎和今天没什么两样——这倒让我恍惚了——一样的校服,一样的发型,同一双鞋子,以及相同充满温度的双眼。

原谅我,实在不想写一些陈词滥调的流水帐。总之,他在今年的最高赛场上铩羽而归,没能拿到什么优势条件,要从头开始跟北京全部考生一起卷文化课了。

“数学就是多做题,英语和语文平时多积累,生物要好好看、反复看教材,化学一定要记笔记,物理…我物理不怎么行,就不瞎建议了——但多做题总没坏处。”我尝试扮演一个语重心长的角色。

“嗯,烂熟于心。”

“还有,心态要调整好。我很担心你们班的情况啊,总感觉你们班会有很多被寄予厚望但最终失利的竞赛选手。你一定要按照自己的节奏走啊,别被环境带偏了。”

“我努力。”

“……”我一时忘了接下来的说辞。

“哎,放心吧”,他笑了笑,“我已经把自己当作一个正常的高考生了。”

“嗯,但,没准明年强基乐观一点,你还能凭借竞赛经历获得一点优势——”

“哎呀,跟你说多少遍了?我必不走强基。没缘分就是没缘分!” D 君打断了我,呲着大牙、笑着跟我说。

“我只是这么一说。况且咱最后可能凭借这份经历,保个北航北理之类的,还是没问题的吧——只要你文化课认真复习。”

“我倒是…不怎么关心最后的归宿”,他努了努嘴,“并且,比起计算机/CS/算法,我觉得还有很多更值得我做的事情……谁知道呢!感觉高三会改变很多。”

“是的,高三会改变很多。往往,大家忙的都不知道要调整心态。倒不是说高三有多痛苦,只是如果你经常调整心态,就会经常在这种高压环境内,对自己、对人生有新的发现和认识……”

“好的,好的!类似的东西你都说了八百遍了!”

接着,D 君突然开始盯着了校门后的景象出神。晚自习刚开始,校园里静悄悄的。路灯刚打开,微微地闪着光,也许是因为天还没暗沉到一定地步,所以亮的不太明显。

“怎么?心情…很复杂?”

“是。有点复杂。毕竟好几个月没见了。”

“好几个月”,在 D 君嘴里说出来,总感觉多了一种悲凉的意味。

“还是感觉很遗憾?”

“……”

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陪着他一起盯着校园出神。

“咳咳”,我清了清嗓子,“我退役之后,一段时间内还好。过了可能一年?重新接触 OI 社群的时候,我看到那些实力强劲的新新选手,在各大比赛里披荆斩棘、拔得头筹,也会有种望洋兴叹的感觉。”

“……”

“我已经是老人了,哈哈。你还年轻,把握住高三,你有比我广阔的多的、选择未来的机会,可别不好好珍惜!他们说年轻是最值得骄傲的资本,我深以为然。所以……”

“我也很羡慕他们”,他又打断了我,“羡慕那些走到更高处的人。”

“……” 这下又轮到我沉默了。

“但无所谓,人生肯定不止 OI 这一座山峰,对吧?” D 君问道。

“是这样。” 我答道。

“高三…嗯…确实要努力啊,持之以恒…才能爬到和他们同样高的地方。” 他缓缓地说着。

“欸,你可千万别整天横向比较,徒增烦恼——”

“这怎么是横向比较呢?这是我和我自己的纵向比较,只不过…是用横向的方式来许诺罢了。”

“许诺?”

“是啊!许诺。和我自己许诺。OI 这座山峰,我是注定无法在山顶与他们顶峰相见了。但我可以另立山头!比如,我成为了很厉害的绘画大师、或者成为了科研巨擎、或者成为了顶尖的作家……当我到达另一座山峰的顶点时,虽然依然无法与他们看到相同的情景,但我和他们的眼界、胸怀、眼中景色的美丽程度,想必都能在同一个语境下被度量吧!”他突然充满兴致地讲了起来。

“而今天,我就要许下一个承诺”,他接着说,“到了未来的某天,我一定可以来到不同于 OI 的另一座山峰顶端,看着 OI 峰顶络绎不绝的人,我会和他们互相致意。这样,才是真正的顶峰相见吧!”

他的话,让我陷入了片刻的沉思。

是啊,人生从不该被任何一个指标量化,寻访属于自己的山峰本来就是人生的最佳归宿。其实我只是很诧异,诧异于这种话能从一个被应试教育、单一指标衡量了十几年的孩子嘴里听到。

“花sir”,他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来,“就此别过吧。感谢的话,我不想多说了。总之,谢谢,尤其谢谢今天送我回大牢”。他咧着嘴笑着。

“好好学啊你可要,攀登到顶点可一点儿都不简单。”

“放心好了。你也是啊,我也期待着和你顶峰相见!”他笑着说。

“哈哈,行”,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送进了校园,“我们顶峰相见!我承诺给你这一点。”

“拜!”

“再见!有事给我打电话哈…”

朝我挥了挥手,他便头也不回地踏入夜色中去。我站在原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全然不知一股凉意顺着我的衣服,攀上了我的肩膀、脖子和脸颊。天有些冷了。校园内外静悄悄的,仿佛给秋风单独搭建了一个自由的舞台,任由其在天地间起舞、环绕。

他会面临什么问题呢?物理题会不会做呢?回去第一次月考能考多少名呢?化学是不是刚重拾文化课,也只能在及格线上徘徊呢?他要考多少轮试呢?……

但或许这不重要,对我而言。因为这是他的人生。

就这样,我的思绪也仿佛随着涤荡的秋风,穿过了 D 君校园里一盏盏明亮的路灯、一间间缄默的教室、一栋栋无言的大楼,穿过了对流层,直到与云并肩的地方再匆匆消失。

留下来的景色,只有团团簇簇星点后,那一抹明晃晃的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