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子 的博客

智子 的博客

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出热泪。

「习作」《红星照耀中国》读书笔记

posted on 2020-05-03 17:32:34 | under 随笔 |

  每一个中国人都知道,自己祖国的全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中的“人民”昭示着这是一个社会主义的国家。但或许有人不知道的是,社会主义的火种,是如何在这片几代人之前还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家扎下根的?

  在今天,离我们那个时代或许已经十分遥远,但这并不能作为我们忘却斗争精神的理由。须知,我们今日的昌盛,不是资本家们施舍的,而是无数人民英雄们抛头颅、洒热血换得的!我们难道能因为出生在一个所谓“岁月静好”的年代,就忘记了革命年代的理想与信念吗?不!我们永不忘记!

  《红星照耀中国》最早出版于1937年。

  那个时代坏吗?坏,因为那个时代军阀混战,国土沦亡,最顶层的吸血鬼肆意掠夺人民的财产,用来充实自己家族的钱包。而底层的平民命如草芥,仅仅是活下去都要付出无法承受的代价。帝国主义肆虐,公然查收中国的政治,经济,在租界耀武扬威。买办阶级为一己私利打压民族工业,公然为帝国主义充当马前卒。牛鬼蛇神横行人间。可以说,那个时代是“坏”的。

  那个时代好吗?好,因为那个时代共产运动风起云涌,共产党人踏过漫长的征途,在西北建立了革命的根据地。“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朽腐。”随着苏维埃共和国的红旗在瑞金升起,觉醒的中国人民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力量。红军从中国南部远征至西北,宣告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成立,这片土地上站起了这里的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从此在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带领下,这片土地上的一切都将地覆天翻。随着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以共产党的胜利而告终,革命者们拥有了胜利的一切条件,“红日初升,其道大光”,剥削者们注定不能安睡。可以说,那个时代是“好”的。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倘若有消灭剥削阶级的希望,这就是最好的时代;

  倘若长夜漫漫,看不见革命的星火,如同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涟漪,这就是最坏的时代。

  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暗的时候,是一切反革命势力都聚集在一起,企图绞杀新生的苏维埃政权的时候,尽管如此,社会主义的胜利最终会会点燃天边的朝霞,让黑夜无处遁形。

  他们污蔑新生的红色政权,试图通过宣传机器让民众相信那只是藏在山坳里的几千饥饿的土匪,但他们如何解释自己的军队在一次次战斗中被自己口中的“藏在山坳里的几千饥饿的土匪”打得落花流水呢?纵使他们可以派出百万大军,让外国的军事顾问来做参谋,纵使他们可以靠兵力的优势取得战术上的胜利,但他们永远都不可能取胜,因为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敌人是如何获胜的。共产主义者胜利的基础是人民,哪怕他们能从肉体上消灭这片土地上所有的共产主义者,只要共产主义的精神还在,共产主义的胜利就一定会来临。

  当他们在饥荒时哄抬米价,投机倒把时,是否知道有一个十六岁的少年看到被饿得不成人形的农民后,凭着少年时的一腔热血,带领农民攻打自己同乡的粮仓?

  当他们趾高气扬的要求冒犯自己的“苦力”摆宴席,放鞭炮来给自己赔礼道歉时,是否知道有一个工人正因为自己和工友们被厂长因此欺压,并用罢工来想压迫者发出警告?

  当他们让自己的走狗搜刮民脂民膏,试图从蚊子的腹中刳出最后一点脂油时,是否知道有一位被他们称作是“劣迹昭著”的“土匪头子”,用一把菜刀领导了当地民众的反抗,建立了一个位于腹地的苏维埃政权?

  当他们血腥镇压因走投无路而起义的反抗队伍时,是否知道在一幢乡间小屋中,有一个青年正用帘子遮住自己房间的灯光读《盛世危言》?

  他们是否想过,自己已习以为常的一举一动,都是在挖掘自己的坟墓?

  肉食者们不会明白。

  他们也一样。

  有人指责我们,说我们对待那些剥削,压榨无产阶级的人过于残酷;但请问,过于“残酷”是指什么?是指我们改变了旧有的,从人民身上吸血的的生产关系吗?如果是,那我们会坦然的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

  诚然,我们何尝不想要和平的发展,迈入下一个阶段?但当时的中国真的有“和平发展”的道路可走吗?一开始,我们并没有到农村去发展革命事业,但资产阶级政府的军队在城市里大肆屠杀支持共产党工人和学生;一开始,红军并没有铲除地主阶级的人本身,但那些地主立即就勾结反动势力,组建“还乡团”反过来攻击红色政权;一开始,我们并没有全面向资产阶级政府开战,但他们每天都从外国手里拿“援助中国人民”的物资来镇压中国的人民。

  有人指责我们对待就阶级不人道,但他们在三千年的历史中就对人民人道了吗?区别只是在于,这次是如同暴风骤雨般扫尽一切枯朽的,而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在三千个春秋的漫长岁月里慢慢地折磨着无数代人。当我们消灭旧有阶级时,就有人跳出来,说我们不人道。但他们在数千年中鞭策上亿劳动者奔波一生,最后只换得一身疾病,以高利贷令佃户整日劳作,连晚上都无法安睡,一生都生活在屈辱,痛苦,贫穷与悲痛中时,他们是否想过半个“人道”?

  有人指责我们是“赤匪”,但他们自己又是否是“政府”呢?如果是,是谁的“政府”呢?是资本家和地主的政府吗?如果是,那我们推翻它是天经地义的。

  正如《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所说:

  “他们传瓦莉亚到法庭上去作证。她回来跟我们说,斯涅古尔科承认他进行过共产主义宣传,但是断然否认他背叛祖国。他说:我的祖国是波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是的,我是波兰共产党党员。我当兵是被迫的。我一向所做的工作,不过是帮助那些跟我一样被你们赶到前线的士兵睁开眼睛。你们可以为了这个绞死我,但是我从来没有背叛自己的祖国,而且永远都不会背叛。只是我的祖国跟你们的不同。你们的祖国是地主贵族的,我的祖国是工人农民的!我深信,我的祖国一定会成为一个工农大众的国家,而在我的这个祖国里,决不会有人说我是叛徒。”

  没错,我们的祖国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而他们的祖国是中华民国。我们的祖国是无产阶级的,他们的祖国是资产阶级的。倘若他们坚持要爱自己的祖国的话,我们只会毫不迟疑的将他们和他们的祖国一起送进地狱。

  正如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所说:“民族是“虚幻共同体”,民族间的斗争是“虚幻的斗争”,目的是掩盖真实的阶级斗争”“民族主义不是天经地义的自然真理,而是资本主义时代的产物”

  资产阶级宣传国家矛盾,要求无产阶级无条件妥协,是为了掩盖国内愈演愈烈的阶级矛盾。他们口中的“国家利益”其实就是“资产阶级利益”,与无产阶级的利益是相冲突的。只不过他们用“国家”这一概念巧妙地把所有阶级包括了,试图用虚幻的“最广大人民”来掩盖阶级斗争。国家之间的冲突,本质上是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的剥削,当这一点被指出后,“国家利益”的神话也就不攻自破了。“工人没有祖国。决不能剥夺他们所没有的东西。因为无产阶级首先必须取得政治统治,上升为民族的阶级,把自身组织成为民族,所以它本身还是民族的,虽然完全不是资产阶级所理解的那种意思。”共产党永远都是代表是无产阶级利益,而非代表某个国家,某个民族的利益的。

  在红军长征的路上,被压迫的不止汉族,还有彝族,藏族,回族……它们几千年来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在社会主义革命中迎来了解放,为何?因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不是某一个民族的国家,它不属于任何一个民族!所谓“民族”的概念是资产阶级革命后才被逐渐提出的,是为了迎合资产阶级的利益而被捏造出来的。资产阶级高呼着:“为了伟大的民族!”人民便蜂拥而至在战场上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到头来却只是充实了资产阶级的钱包。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不是民族国家,而是无产阶级的国家;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不会维护某一个民族的利益,更不会剥削其他民族,它是属于无产阶级的,是无产阶级的苏维埃。

  社会主义革命,是一场燃遍整个中华大地的熊熊烈火,是这片土地上发生过的所有革命中最长久,最深刻,最彻底的:我们将骑在人民头上的吸血鬼和寄生虫枪毙,改革了原有的生产关系,甚至派出军队迎击侵略我们的日本帝国主义——哪怕立刻就被南京政府十一师精锐新军拦截。

  这场革命与自陈胜吴广以来的任何一次革命都要不同,之前的革命,只是一小部分人推翻另一小部分人的统治,革命后,贵族仍然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佃户仍然改变不了被迫借高利贷最后破产的命运。而这次是大多数人的革命,同时也是社会制度的革命,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自工业革命以来逐渐成型的新阶级——无产阶级,正在迎来属于自己的胜利。

  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共产主义者们转移到了中国最不发达的地区之一:西北。这里很少有高产的田地,工业基础为零,主要的产业是畜牧业。但共产主义者们并未因此气馁,他们穿越大半个中国,将战略转移时仅有的工业设备投入建设;开采原油的矿藏,经营着全国最丰富的钨矿;他们在当地展开扫盲运动,甚至将部分地区的识字率提高到了百分之八十。他们仅仅靠着自己的双手,在不久前还是白地的地方建立了欣欣向荣的城市。这一切都使资产阶级政府的反动宣传不攻自破,甚至不需要什么人去修饰一番,这些事件本身就已经证明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是一个比中国其他任何地方都要伟大的政权。

  今天并不是和平的年代,阶级斗争从未熄灭,在实现共产主义前永远都不会熄灭。毫无疑问,帝国主义的阴云自二战结束以来,就一只萦绕在我们头顶:看吧,他们手握资产阶级政权的大棒,肆意镇压试图团结起来的人民;他们不顾人民的嗟伤,明目张胆地从工人身上剥削最后一点剩余价值;他们利用权力,在人民遇到劫难时中饱私囊;他们操纵舆论,故意令共产主义的理想被人弃之不顾。对战乱地区的军火输出,已经暴露了他们的帝国主义嘴脸。我们难道能忘记?几十年前的先驱者们,暴霜露,斩荆棘,在井冈山上吃着南瓜与帝国主义作斗争,二十一世纪的我们就没有这种精神了吗?

  我们没有所谓的“岁月静好”,正相反,我们出生在一个矛盾激烈的年代。出生在红旗下的我们,更应该勇于前进,不畏艰难,与帝国主义势力作斗争。抬起头看看你眼前的红旗吧,左上角的符号——镰刀与锤头,昭示着无产阶级是这个国家的统治阶级;再看看我们的国徽,上面的齿轮与麦穗象征着工人与农民,才是这个国家的根本。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理解支持我们的建设,但并不能否认她的伟大。我们的战士,神圣的信仰,永远都不会磨灭,它照耀着我们每一个人。”

  我们必须明白,只有革命的斗争,才能从敌人手中夺回本应属于我们的东西。身为中学生的我们,必须用知识武装自己的头脑,将马克思的名言“任何时候我也不会满足,越是多读书,就越是深刻地感到不满足, 越感到自己知识贫乏” 铭记在心,投身于共产主义的事业中去。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东方太阳,正在升起,人民共和国正在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