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P-J/S 第一轮

Day ?

考场在我们学校,所以考完试后可以直接去机房摸鱼上洛谷对答案。初赛前一天晚上,我们教练 xp 把准考证发给我们,md我的大头照就像犯罪分子一样,然后在机房摸鱼摸到十点多保安来催。等到我回到宿舍,一片寂静。当晚安静得很,就是蚊子有点多,我想起鲁迅先生的一篇文章里写的“把两只鼻孔露在外面出气”,就这么听着耳边的嗡嗡声入睡。

第二天早,也就是初赛那天早,我成功地在七点半就起床了,算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趁时间还早,我去了趟机房,发现还有人在努力复习。我深受感动,进机房开了一台电脑,也开始疯狂地背知识点(蔡勒公式、运算符优先级),结果背的都没考???

进了 S 的考场,感觉整体素质很高,像是来切初赛的样子,就我一个掰着手指算寒假还有多久来……显然,我是个混子。

考试中看到阅读程序第三题开始自闭,然后死磕,然后发现前面五十行都是什么奇怪的手写队列手写 map。一看时间还有 30 分钟,于是去看完善程序。然后又不会最优子序列后两个,又磕了十分钟。再一看钟,只剩十分钟,便开始抛橡皮蒙、疯狂涂答题卡,最后一分钟终于完卷,草草看了一下,感觉没涂错。交卷,拎包回机房对答案去了。

中午在机房摸鱼,饭都没吃。

下午 J 组有个 xxs,从开考到结束一直嘴动个不停;又有另一个奇人,从开考到结束一直问监考老师要纸巾擤鼻涕,然后监考老师不停问我借纸巾。

学会了,以后考试不带大包的纸了。

Day ??

神仙 ntf AK 了 S 组初赛。

CSP-J/S 第二轮

Day -4~-1

背板子背板子背板子。

Day 0

下午封考场了,然而我们发现了一个备用课室,里面的电脑可以联网,于是又能复习一晚。当晚打印的准考证又是犯罪分子大头照。

Day 1 J

早上被 lmh 叫起。吃完早餐去到备用课室,ztc 在看板子。我跟他说我想登下我的号,他同意了。过了一会,ztc 突然说要看一道名叫 中位数 的题,于是我就用我的号搜到了P1168,他说好像是这道题,想看下做法,我开了我的代码,告诉他 vector 二分插入即可,他很震惊,然后告诉我不是这题。。。后来又搜了半天,没找到他说的题。

开考。毕竟主场考试,肯定是很熟悉每个机房的设备的,比如我那个考场可以手动开网还有逃离塔科夫、死亡细胞、人类一败涂地

第一题,直接预处理 $2^i$ ,然后从大到小减一下就完了。然后我这个脑子进开水的废物硬是认为 $2^{22} > 10^7$,痛失 20 分。

第二题,这不是早上看的 中位数 那题吗?直接二分找到插入点,然后输出第几个不就完了?结果这个傻逼用 txt 打开大样例然后复制粘贴进 exe 调试,发现有点不对一直 RE,整整调了一个小时发现应该用 freopen 读入大样例。。。

第三题果断放弃正解,写了个暴力。

第四题想到了 dp,想到了从上往下和从下往上,想到了分三种情况:从左来,从上来,从下来,然后 dp 不断写挂,然后自闭,最后十几分钟写了个挺错的 bfs,随便加个每个点不能经过三次以上的特判然后过了俩小样例。

保底 $80+100+30+0 = 210$ 吧,但愿不被卡。

Day 1 S

早上自闭了,但经过一个中午的摸鱼,心情大好。

第一题大模拟自闭了,不会算日期,就在数手指,结果两个半小时过去了,就写了 1582 年前的,估计很假。

第二题写了个 map,没想到用位运算求,然后又不会 unsigned long long 的拼写,拼出来后又不会 scanf 的读入,盲猜个 %ulld,然后又各种奇奇怪怪的锅,又过了一个小时。

第三题只会暴力。

第四题只会 $n=3$。

考完了我旁边那个问他同学切了第三题没有,结果好像全机房除了我都切了。完了真的退役了。

题外话

J 的第二轮的时候,坐我旁边的两个看上去是初一的,然后从第二题开始自闭,瞥见他们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真的好好笑……

考 S 的时候,坐我右边的是个高中的。开第一题,然后疯狂地开电脑计算器一顿噼里啪啦,然后疯狂地写写画画,然后一阵抓耳挠腮,接着一阵前仆后仰,像只猴子似的。然后对着电脑一顿噼里啪啦,切了第一题。紧接着又是一顿抓耳挠腮和前仆后仰和噼里啪啦,切了第二题第三题和第四题的暴力。我真的人傻了。

lmh 在另一个机房,听他说,坐他旁边的人更神。据说,那个人做完一道题就开始欢呼,振动双臂,过了三小时,他把电脑一拍,然后继续欢呼,一直到比赛结束。